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广东环保产业网 广东省清洁生产网 文字链接推荐 文字链接推荐 文字链接推荐 文字链接推荐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我要投稿
美国的清洁技术泡沫是这样破灭的(二)
2012-05-01 12:12:54 来源: 作者: 【 】 浏览:4808次 评论:0
直射的阳光,还可接收屋顶反射回来的环境光。

  大约也就是这个时期,由于光伏电池所用的晶硅价格暴涨,投资者开始寻找其替代品。随着越来越多的制造商进入太阳能电池板领域,日益增长的需求将晶硅价格从2004年的每公斤50美元推升到2008年的300美元。把上涨的生产成本作为考虑因素后,来自太阳能企业的电力价格即便在补贴后都已达到每千瓦时17美分至23美分,这是当时常规生产的电力平均价格的两倍左右。

  格罗奈的设计使用了铜、铟、镓和硒的混合物(CIGS),而不是晶体硅。虽然在直接接收阳光的效率上略低于硅,但CIGS在云层覆盖或可变光条件下表现更好。该技术在各地推广了好几年,不过由于价格太贵而一直无法实用。之后,随着硅的价格迅速攀升到每公斤200美元以上,突然间CIGS的竞争力凸显出来。格罗奈的圆柱形模块和奇异涂层,使其成了转变太阳能产业的典范。他于2005年成立了公司,先是取名为格罗奈技术公司,但很快地又改名为Solyndra公司。


格罗奈和他的财务总监乔纳森·迈克尔开始着手增加投资建一所工厂。到2007年,他们已从罗克波特资本伙伴公司和阿格诺私募基金获得了9900万美元的资金,并为翻新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日立旧工厂忙得不亦乐乎。在2008年,英国维珍绿色基金选择Solyndra公司作为它愿意投入资金的唯一太阳能企业。到该年年底,Solyndra公司已筹得6亿美元,号称雇佣的员工超过500人,并接到了两个重要的订单——萨克拉门托太阳能发电公司的3.25亿美元和德国菲尼克斯太阳能公司的6.81亿美元。

  危机与短视终结风险资本扩张

  正当Solyndra公司开始起飞并需要更多资金进行扩张时,风险资本的气候开始降温。2008年的金融崩溃一笔抹去了风险投资公司在2003年至2007年之间所获收益的四分之一,突如其来的资本匮乏,加之小公司上市难度的增加,对可再生能源新创公司的打击尤其严重。清洁技术的风险投资从2008年的41亿美元下降到2009年的25亿美元。

  这里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那就是急于求成。风险资本家往往只顾及3年到5年的视野。他们很快发现,能源公司无法在这一时限内达成他们的目标。专事能源和环保技术的风险资本家马修·诺丹最近的研究指出,在所有于1995年至2007年间接受他们首笔风投资金的能源初创公司中,只有1.8%的公司实现了他所谓的“绝对无误的成功”。

  事实上,开一家能源业务公司需要的投资都快赶上重工业了,这是风险投资公司没有充分估计到的。想要验证这一领域的一个新思路是否可以成规模拓展,唯一的办法是建立一个工厂,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彭博新能源财经政策分析负责人伊桑·辛德勒说,风投界只是简单地假设,在互联网世界的成功秘方可自然转移到清洁技术领域。

  政府慷慨援手无奈回生乏术

  对于清洁技术行业来说,幸运的是,一个更大的投资者开始介入以取代撤退的风险投资商,那就是美国联邦政府。

  2005年,作为能源政策法案的一部分,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联邦贷款担保计划,初始授信为40亿美元。虽然表面上该计划的启动是为了推广无污染的能源,但是,它像大多数由政客推动的联邦秘密资金一样,都是用来帮助特定行业的。由于核能复兴的失败,其他清洁能源领域大门就此打开。

  虽然太阳能项目最终会接收到该计划财政支持的四分之三多,但受助者的名单中也将包括从俄勒冈风力发电场到堪萨斯州纤维素乙醇厂在内的各种清洁能源公司。但一直等到小布什离开白宫,仍不见一分钱分发下来。大多数的应用项目,仍然徘徊在等待能源部批复的路上。能源部只有16名员工负责分类整理这些应用项目和相关数据,贷款计划在更大程度上更像一个理论构造,而非经济活动的引擎。

  奥巴马上任后,贷款程序突然有了转机,管理机构承诺使用联邦资金来刺激他们反复宣称的“清洁能源经济”。对民主党人来说,清洁能源的概念可谓一箭三雕:解决迫在眉睫的气候变化问题,提供一个电力和燃料的本土来源,承诺在摇摇欲坠的经济环境下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几十年来负责集中管理核废料和核武器的能源部,终于迎来了一位新掌门——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朱棣文,并被赋予了新任务。

  联邦政府投入到清洁能源上的资金让风险投资商相形见绌。就贷款担保计划一项就为28个项目准备了超过160亿美元的资金。政府部门还通过税收抵免注入121亿美元的额外拨款。总而言之,联邦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在2007年和2010年间几乎增加了两倍,从51亿美元上升至147亿美元。联邦政府的慷慨使清洁技术的前景看起来更为光明,风险投资也终于在2009年后开始迅速反弹。

  2009年9月,Solyndra公司拿到了总额为53.5亿美元的贷款担保,于是毫不犹豫地利用这笔钱开始了第二工厂的建设,其员工人数一下扩大到1100名,并支付数百万美元定制了一套每分钟可生产60个电池模块的机器设备。作为正在进行的以提振美国制造力为重点的“布衣街之旅”的一部分,奥巴马于2010年5月参观了Solyndra公司,并在工厂车间发表演讲,称赞该公司为“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到2010年秋天,Solyndra公司急切地提出了总额为3亿美元的IPO(首次公开募股)计划,并在第一笔贷款被批准后仅仅几天,就又提交了4.69亿美元的额外贷款申请,以为其第二家工厂融资。虽然该公司的太阳能电池组件正在按计划生产,但Solyndra公司必须提高其生产能力来促使单位成本的下降。定制设备结果变成了“哑弹”。尽管荷兰公司派来的工程师小组花了两个月时间终于建成了这个两层楼高的庞然大物,它还是无法达到其预期产量。将所有的成本计算在内,Solyndra公司的电池模块成本比传统光伏电池高出至少30%。除非Solyndra公司能够提高生产效率,并降低生产成本,否则其产品根本没有竞争能力。

  鉴于对Solyndra公司财务生存能力的担忧,该公司同意能源部官员下调其第二笔贷款金额的要求。然而,在2011年初,尽管Solyndra公司的现金流问题被进一步警告,美国能源部还是同意了将贷款额调整回原来的申请额,而附加条件竟然是,在默认情况下保证私人投资者而非联邦政府的资金会首先得到偿还。这一决定使奥巴马政府在随后的几个月内遭到批评者的狂轰滥炸。

  曾经的兴旺景象就此陷于沉寂

  Solyndra公司的失败不只是制造问题造成的,这也是美国能源业正在发生的大幅转移结出的一个苦果。对清洁能源领域进行大规模投资的财务模型建立在对化石燃料,尤其是天然气价格将持续上涨的基础上。但当天然气领域的繁荣发展改变了能源业的景观时,这些模型便土崩瓦解,轰然倒下。

  就像互联网泡沫,以及最近的房地产泡沫一样,清洁技术的泡沫也有迹可循。事实上,在奥巴马造访Solyndra公司厂房的前些天,美国行政和预算局就已发出了警告。该局的一个官员写道:“我越来越担心,这次访问在不远的将来将被证明是行政当局的一

责任编辑:admin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