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广东环保产业网 广东省清洁生产网 文字链接推荐 文字链接推荐 文字链接推荐 文字链接推荐
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我要投稿
深圳:八年治污无成效 数十亿投资打水漂
2013-10-21 09:34:45 来源: 作者: 【 】 浏览:366次 评论:0

宝安共和社区投资4000余万修建的水泵站,大功率的水泵将在防汛抗涝上发挥作用,水泵站后面的一条小支流及其两边的建筑、居民将免受涨潮和大雨导致的河水海水倒灌之苦。

年年喊整治,年年却污臭依旧。茅洲河污染多年的整治行动,动辄以亿计的资金投入,也并未换来这些目标的逐步实现,有沿河居民从期望到失望再到绝望。

深圳市人居委负责人曾表示,茅洲河治污目前尚有四大难题待解,历史欠账、违法排污、乃至深莞两地联动整治都是现实问题。而长期关注茅洲河的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向南都记者表示,在环境和经济的核心矛盾下,政府的决心才是关键所在。

有多难?“河水变清”目标一再落空

“当我们飞驰在莞深高速,为两边城市高楼迭起,为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欢呼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背后还隐藏着如此重污染的河流———茅洲河,真是在我的意料之外,怪不得伶仃洋如此伶仃”。今年5月,广东省政府在东莞召开淡水河石马河及茅洲河污染整治工作现场会,副省长许瑞生在茅洲河现场考察后,在会议上如此感慨。

多次到现场调研的广东省环保厅厅长李清也直言,茅洲河的景象令人触目惊心,这条深圳最大(指流域面积)的河流,也是珠三角污染最严重的河流。

“黑河”并非一朝一夕酿就,治污的行动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深圳官方早在2006年就提出十项措施解决茅洲河流域综合整治问题,要求把茅洲河治理作为本届政府必须解决的一个突出问题,“力争用3~4年时间基本完成任务”。时任深圳市长许宗衡放言,“如果本届政府任期内水污染状况得不到明显改观,我们将无法向历史交代、向城市交代、向全体市民交代”。

在2007年的深圳市人大会议上,多名人大代表专门提出建议,要求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治理茅洲河。深圳市水务局曾就这一建议作出答复,称茅洲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项目建议书已获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局批准立项,深圳预计投资55.85亿元,对该流域的水环境进行综合治理。经过综合整治后,力争到2010年基本实现“不黑不臭”,到2020年水质基本达到准水源保护区水质。

今年3月启动的《南粤水更清行动计划(2013—2020)》中,茅洲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被列入其中,而且成为10个省级挂牌督办重点环境问题之一。深圳市政府和东莞市政府均被列为责任单位。今年5月,深圳市水务局发布消息称,今年将启动长度为18.85公里的茅洲河中上游段干流(主要位于光明新区)综合整治,项目总概算17.49亿元,有望到2015年这部分河段能够实现“不黑不臭”,河水基本变清。

“年年政府都说要整治,年年还是这么脏这么臭,基本不抱希望,都快绝望了”。范先生住在宝安松岗河沿岸已经超过十年,对于这样的目标,范先生并不乐观。他称恶劣的环境已经直接影响到他的小吃生意,已经有不少同行老乡干脆离开宝安。

难在哪? 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双管齐下

茅洲河污染治理难在哪里?

今年4月,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李水生公开表示,茅洲河流域目前存在四大主要问题:包括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导致部分污水直接入河;流域内上规模污染企业1382家,环境容量难以承载经济负荷;流域内违章养殖及养殖业对茅洲河水质影响较大;界河段整治涉及深莞两市,需要进一步加强合作,实现同步治污。

每天46万吨生活污水直排入河

“其实就是历史欠账,规划和建设赶不上发展的脚步,治污赶不上排污的节奏”。宝安区一名水务系统人士表示,由于居民区聚集和沿岸工厂建设飞快,产生的污水一年比一年多,仅沙井河沿线的污水排放口就多达两百个。致使水质下降,发黑发臭。此外宝安区的排水管网系统尚未全面实现雨污分流,部分污水通过雨水管网排入河流。

作为重要的处理终端,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运行也存在深莞两地不均衡现象。早在2007年12月,位于茅洲河莞深界河边的长安三洲污水处理厂已经投入运行,而在深圳方面,直至2010年6月,茅洲河流域的三大污水处理厂之一的光明污水处理厂才正式投入运行,结束光明新区污水零处理的历史。目前的沙井污水处理厂一期日处理能力仅15万吨,二期35万吨能力何时能投产尚未有时间表。在茅洲河共有沙井、燕川、光明三座污水处理厂,来自广东省环保厅的数据显示,已建成的污水厂日处理能力60万吨/日,仅为排放量的六成,实际处理率仅为53.8%,其中深圳仅为45.1%,每天达46万吨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

流域内工业企业超2 .2万家

深圳市人居委向南都记者表示,茅洲河的污染源头主要来自生活排污和工业企业排污。广东省环保厅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流域内工业企业超过2.2万家,纳入市区监管的重污染企业有250家(深圳235家、东莞15家),其中不乏电镀、印染“厂中厂”,大多数有重金属排放。部分重污染企业污染治理设施落后且简陋,部分电镀和线路板企业废水未分类收集处理;绝大部分电镀企业未按行业标准限值进行改造。

深圳市人居委方面还透露,一些养殖户在茅洲河一些支流旁圈地养猪,直接将猪粪等垃圾直接倒入河流,尽管这些年,光明新区和宝安区加大了非法养殖的打击力度,但这些养殖户到处打游击。

茅洲河有11.68公里流经东莞长安镇,这一段也是深莞两地的界河。2008年1月份,来自深圳的刘德全等13名省人大代表向省十一届人大一次会议提交建议,由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牵头,协调解决茅洲河界河段综合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此后,茅洲河治理工作才有实质性进展。

此外,因为涉及到工程建设用地问题,综合整治也面临拆迁难题。南都记者在走访茅洲河中游东坑段时,遇到正在建设箱涵的工人。一名张姓项目经理诉苦说暂时还无法阻止污水排放进河流中。“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其实是征地问题。”张经理说,“一些住在河边的居民称土地是他们的,不允许我们建设箱涵,我们也不能强行施工。”

观点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

钱花出去了但治标不治本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在今年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上,向人大提交《关于科学论证持续加大投入彻底解决深圳河流治理的建议》。政府的回应令杨勤很失望,他称政府“多次以没人没钱来推辞”。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杨勤认为,“这实际上就是个要青山绿水还是要G D P的矛盾,在这样的矛盾下,政府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污水排到环境中去后本来应该由政府和企业买单的部分就交给社会买单了。”

动辄以亿元计的资金投入,杨勤认为如果不从源头上处理污水,每公里花十亿都是形象工程。“很多工程都是骗人的,根本没有从源头解决问题,结果往往是钱花出去了,但治标不治本。”杨勤所说的治本之策主要指在河流上游通过建造污水处理厂等措施限制污水排放。

杨勤认为政府决心不够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政府如果真正想治理的话还是有办法的,比如大运会期间关闭了很多家污染企业,虽然大运过后又开始排污了。”据此前报道,大运会筹备期间,广东省环保厅5个督查组联合行动,深莞惠关闭了20%以上重污染企业。

在河流片区经济社会发展迅速、人口不断增加,污水产生量达到了65万吨/日的现实情况下,杨勤表示不求茅洲河治理能“一步登天”,而是一场“持久战”。“茅洲河治理要长远考虑,我们希望政府能一步一步来,只要够决心,能够长年累月坚持下去,若干年以后一定会见到效果”。

Tags:
责任编辑:信息部-曾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